咱线束行业自己的网络平台
  • 产品
  • 新闻
  • 文库
  • 公司
全部

蔚来停产背后,汽车供应链急踩刹车

2022-04-12

分类:热门资讯


上海及周边、吉林等地是汽车行业的重点聚集地。受此轮新冠疫情影响,位于吉林、上海等地的汽车企业生产节奏被完全打乱。 

疫情之下,汽车业成为受冲击严重的主要行业之一。 

4月9日,蔚来表示,自3月份以来,因为疫情原因,公司位于吉林、上海、江苏等多地的供应链合作伙伴陆续停产,目前尚未恢复。受此影响,蔚来整车生产已经暂停。由于上述原因,近期不少用户的车辆会推迟交付。 

蔚来创始人、董事长、CEO李斌坦言,本来原材料特别是电池原材料就涨得太多,“疫情这么一搞更是扛不住了”,“事实上,在3月中旬蔚来有些零部件就断供了,靠着一些零部件库存才勉强支持到上周(清明前)”。 

而在清明节前,蔚来联合创始人、总裁秦力洪向外界表示,上海交付中心已经“熄火”好几天了,这种状态会一直持续到清明后。短短几天,疫情对蔚来的影响便从市场端延续到了生产端。 

迫于疫情停产的车企不止蔚来一家。 

早在3月16日,受上海疫情影响,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就已经停产两天。3月28日,上海疫情防控升级,以黄浦江为界分区分批进行核酸筛查,实施4天严控管理,据路透社报道,特斯拉再次停产4天;一汽-大众和上汽大众在进入4月后也都宣布停产。 

如你所知,上海及周边、吉林等地是汽车行业的重点聚集地。据上海市和吉林省统计局公布的数据,2021年全国汽车产量为2652.8万辆,上海汽车产量283.32万辆,占全国汽车产量的10.68%,位列全国第二;吉林省汽车产量242.41万辆,占比9.14%,排在第三。二者合计占据了全国产量的近五分之一。

 1.png

受此轮新冠疫情影响,位于吉林、上海等地的汽车企业生产节奏被完全打乱。据乘联会最新数据显示,3月,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24.1万辆和223.4万辆,同比下降了9.1%和11.7%。与此同时,一季度一汽-大众销量下降40.2%,上汽大众销量下降34.5%,上汽通用下降40.5%,东风日产下降33.5%。 

“目前来看,上海疫情影响的仅是江浙个别企业,如果继续延续的话,可能会对全国带来更多不确定的影响,我们认为可能会带来15%~20%的产量损失。”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。 

车企停摆 

具体来看,在3月疫情最严重的时期,吉林、上海、长春、广州等几个国内主要的汽车生产基地,都受到了严重影响。受影响最大的企业包括一汽-大众、一汽丰田、特斯拉、上汽大众和蔚来。 

“场面堪比春运,”一位上汽大众内部人士此前曾向媒体描述了工厂封闭前的细节,“过程比较戏剧性,在浦西封控管理之前,工厂员工都做好了睡在工厂封闭生产的准备,3月31日后勤已安排带两周物资进厂,可临近节点通知下班,生产线工人拖着大包小包行李回家。” 

据了解,3月31日,大众汽车集团的一位发言人称,由于疫情期间零部件采购困难,上海安亭工厂在当日起部分关闭。 

据《中国企业家》了解,上汽大众的5个工厂,均位于浦西嘉定区的安亭。而嘉定区是此轮疫情中较早受影响的地区。上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销售与市场执行副总经理俞经民称,上汽大众安亭工厂闭环生产的员工达到8000~9000名,但即便这样生产速度仍不如以前。 

事实上,3月14日~15日及21日~22日的两段时间,上汽大众便被迫将上海安亭工厂进行过闭环运营管理。在工厂宣布关闭时,安亭一厂总装车间兼车身车间经理周立波称,曾一度考虑所有工厂会在那两天全部停工,但由于安亭一厂是单班制生产,一旦停产两天,后面便几乎无法补回这些产能。在获得当地疾控中心批准后,上汽大众便决定对安亭汽车一厂的员工实行闭环管理,以减少疫情对产能的影响。即便如此,安亭一厂的产能也从闭环管理前每天生产320余辆车,降到了闭环期间每天生产约200辆,产能降幅近四成。 

位于上海临港的特斯拉同样受到疫情管控影响,3月来多次停工。 

据路透社报道,根据特斯拉内部发给供应商的通知,特斯拉上海工厂曾在3月16日宣布暂停生产2天。不到半个月,路透社报道称,受到上海防疫政策影响,特斯拉计划于3月28日起暂停其位于上海的超级工厂生产活动,将持续4天,而后又因政策变化,多次推迟复工日期,由4月1日又改至4月8日。目前特斯拉官方并未通知具体原因,是否恢复生产仍未可知。 

按日产2000辆电动汽车来算,这12天里,特斯拉至少损失2.4万辆的产量,此外后期的产能损失也难以预计。据记者了解,特斯拉目前的排产订单约20周,Model 3全系、Model Y长续航版,预计交付时间均为16~20周,约为4~4.5个月,Model Y后轮驱动版和高性能版的最长等待时间也分别达到了14~16周。 

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承担着出口全球的重任,这次停工无疑将影响到其全球交付。今年第一季度,特斯拉全球交付了31万辆,其中上海超级工厂1月、2月出口量分别为40500辆、33315辆,而在3月份出口仅为60辆。 

瑞士信贷分析师Dan Levy表示:“鉴于特斯拉通常在季度末加大交付量,所以我们认为上海疫情将对其产生较大的影响。” 

在一季度销量公布时,马斯克在推特上称“由于受到供应链中断和疫情的影响,这是一个异常艰难的时期”,但4月份的停产,会使得第二季度更加困难。 

在上海疫情暴发之前,身处长春的一汽-大众就已经停产。早在3月13日,一汽集团宣布包括一汽丰田、一汽-大众等在内的长春五大整车工厂有计划全部停产,初步计划停产到3月16日。而截至4月10日凌晨,一汽-大众长春工厂何时复工依旧无法确定,相关人士表示复工时间“需要按照政府统一安排”。 

吉林、长春、上海之外,另一汽车产业重地广州的疫情也出现反复。 

4月9日,广州市疾控中心党委书记、新闻发言人张周斌表示,经过初步研判,封控区域内可能已经发生社区传播,并存在向广州其他地区传播的可能性,广州目前面临的形势比去年“5·21”德尔塔变异株本地疫情防控形势更加严峻。 

这意味着,广汽丰田、广汽本田、东风日产等在广州的工厂,以及周边的佛山、肇庆等多家汽车工厂,同样面临潜在的停产风险。 

断链危机 

停产只是疫情下的冰山一角。车企如何应对汽车产业链上下游的连锁反应,是停产背后需要面对的更加迫切的问题。 

2.png

全球零部件百强企业,几乎都在上海及周边设厂。从一级供应商的博世、安波福、博格华纳、电装、采埃孚、延锋伟世通,到芯片制造商飞思卡尔、得仪,再到座椅、仪表、轮胎、线束供应商,以及各类塑胶、塑料、金属制品、玻璃基础原材料供应商,应有尽有,规模较大的供应商就有上千家。如果算上小微企业,多达2万多家。 

而首当其冲的便是一级供应商。 

今年2月,博世苏州工厂出现疫情,随后其对路透社表示:“受苏州疫情影响,预计博世在苏州的制造和后期作业会受到短期冲击。”此后,长城、吉利发布的2月销量分别同比大跌20.5%和46%,原因均是博世生产的车身电子稳定系统(ESP)供应不足。但即便供需失衡,吉利宣布今年二季度实施供应链替补方案时,博世依旧是主要供应商。 

上海疫情下,博世同样备受打击。3月底,博世发表声明称,“我们正在尽一切可能维护供应链,满足客户的需求”,并宣称实施“气泡”(和闭环类似)排产。但很快,博世就对上海的两家工厂采取了裁员措施。 

作为中国汽车市场最大的线束供应商,安波福为长安福特、特斯拉、上汽集团、福特、丰田、一汽-大众等众多车企供货。3月29日,公司要求部分员工开始居家办公。此后蒂森克虏伯(发动机制造商)的加入,让受冲击的零部件供应商名单越拉越长。 

据了解,4月7日晚间,受上海疫情影响,昆山发布了疫情防控第37号通告,决定将静默期延长4天,时间为2022年4月8日24时至12日24时。此前4月3日至6日,昆山已经进行了一轮静默调休。据了解,苏州地区聚集了多家印刷电路板(PCB)企业,为车企提供用于发动机控制系统、车身控制系统、底盘控制系统、多媒体系统、导航系统、行车记录仪、倒车雷达等功能的电子部件。 

就供应链短缺问题,哪吒汽车相关负责人向《中国企业家》表示,3月初,哪吒汽车曾要求一部分供应商在厂区增加安全库存,最多有7天,以防货运不过来。桐乡高速被封后,车辆走临近的国道,速度比平时慢——厂区安全库存是根据在途时间设置的,路线变了、物流慢了,原有备货计划也要做出相应的调整。现在供应链每天盯着资源预警:不仅统计一级供应商的备货,也会盯二级供应商的成品库存、所在地区防疫政策。 

零跑汽车相关负责人向《中国企业家》表示,目前公司整车生产仍在正常进行中,公司C11、T03及其核心零部件在金华工厂生产,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有效抵御疫情带来的供应链风险。 

长城汽车也表示,受上海、江苏、吉林等多地疫情影响,长城汽车多家零部件供应商受到波及,导致工厂产能受限,正与供应链伙伴通力合作,尽力将影响降至最低。其3月销量达10.1万辆,环比增长43%,同比却略有下降。 

被卡住的物流 

对于可以短期闭环生产的车企来说,物流的恢复是当务之急。 

4月8日,中国欧盟商会在特别去信中披露:将近51%的在华德国公司的物流和仓储,以及近46%的在华德国公司的供应链受到破坏;40%的在华德国公司称,由于疫情管控政策,上游供应链运营完全中断或受到严重影响;对于下游供应链,不仅是成品交付给当地客户受到影响,出口到欧洲的产品也受到了同样的阻碍。

 3.jpg

中国欧盟商会估计,航运和卡车运输公司正遭遇长时间延误,与封控前的水平相比,上海港的货运量下降了约40%。 

截至去年年底,上海芯片产业规模占全国1/4、集聚超过700家行业重点企业。台积电、中芯国际等企业,虽已通过闭环生产的方式确保工厂正常运转,但仍然欠缺物流配送,无法将产品送到客户手上。 

据西部宏观报告显示,3月1日至4月9日,上海整车货运流量指数同比下降19.27%;全国整车货运流量指数同比下降6.51%。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,3月制造业和非制造业供应商配送时间指数分别为46.5%和45.2%,较前值分别回落1.7和4.6个百分点,皆刷新了2020年2月疫情开始以来的新低。 

目前,物流领域的稳定和恢复已经开始。 

4月11日,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印发《关于切实做好货运物流保通保畅工作的通知》。《通知》要求,全力畅通交通运输通道。严禁擅自阻断或关闭高速公路、普通公路、航道船闸。不得擅自关停高速公路服务区、港口码头、铁路车站和航空机场,或擅自停止国际航行船舶船员换班。高速公路服务区关停期间,要继续保留加油等基本公共服务功能。

 

 


    获取更新

    国家企业信用认证 微信扫描二维码
  • 中线网平台
  • 客服电话
  • 400-800-2007
  • 周一到周六9:00-18:00